不醒的梦。永远最美

最近更文不定,拜托先别取关##
•QQ: 2775164622
欢迎找我聊天,动动小手加加我(*´∇`*)

【宇霖】忘記拿內褲

・ooc有,而且我感覺很崩😭
・取名廢
    本來只想這個梗短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越寫越長
・時間設定在柏宇期末考前

能接受再往下囉,也麻煩大家多給我些評論🙏







因為越界而結緣的楊孟霖和施柏宇,在各方的助攻之下,順利地交往在一起了。

雖然都還沒向雙方的家人坦白,但是自家兒子那種容光渙發的臉色,不難猜出是戀愛了,再加上頻繁進出家中的那號人物,雙方家長都一致看破不說破。

*

『這星期我爸媽出國玩,你要來嗎😏』

楊孟霖坐在客廳,正拿著劇本在背台詞。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起了特別設定的通知音效。

『不是要期末考了嗎』
『好好準備吧』
『小心延畢嘿🙃』

楊孟霖一聽到音效,就知道是自家小男友傳來的訊息,不自覺地勾起嘴角,拿起手機滑開螢幕解鎖回覆。

而在一旁和歡歡玩的楊爸爸則將兒子這一切行為都看在眼裡。

「怎麼?施柏宇嗎?」楊爸爸看楊孟霖帶著笑將手機放回桌面後,裝作不經意地提問。

「爸,你怎麼知道?」
「猜的。」

聽你那音效明顯不一樣就知道了。楊爸爸心裡雖然這樣想,但礙於兒子臉皮薄才沒戳破。

「哦,這麼厲害。」聽到爸爸這樣說,怕是戀情被發現的楊孟霖,顯得有些緊張。

「啊他要幹嘛?」楊爸爸沒有直視兒子的眼睛而是摸著歡歡的毛,努力地讓自己表現地像是隨口問問的姿態。

「哦,他說他爸媽出國,所以邀請我去他家玩幾天。」楊孟霖看著爸爸逗歡歡的背影,謹慎地挑選言詞深怕露餡。

『來啦!我好久沒看到我女兒了💓』此時又是一聲響亮的提示音。

「這樣啊,去啊!不要給人家添麻煩就好。」想可能是施柏宇在盧自家兒子,楊爸爸依舊維持著同樣的動作說。

「可是歡歡……」
「放心吧!歡歡我會幫你顧。」
「不是,是他想見歡歡。」

……所以現在是要放我一個老人家在家就對了,劫我家兒子就算了,還連我的寶貝孫女也劫走。

這邊的施柏宇,雖然桌上擺著化學的原文課本,好像很認真的樣子,但是手上拿著的卻不是寫筆記的原子筆,也不是劃重點的螢光筆,而是和男朋友熱線你和我的手機,臉上簡直是可以閃瞎人的春光滿面。

『那是我女兒🙄』

看著男友傳來的訊息,施柏宇根本就沒把書放在眼裡了。

『好好,那歡歡的把拔要來嗎』
『不要拿我當作你可以被當掉的藉口』
『放心吧,絕對歐趴』施柏宇想是對方可能怕吵到自己念書才沒答應。

『那我明天過去』
『好好念書』
『不然就退學吧🙃』

看楊孟霖一連傳了三則訊息,施柏宇開始期待起之後一週的生活。

『等你😘』
『先讀書 早點休息 晚安💓』

想著既然如此,那要提早把進度念完的施柏宇,沒再像平常一樣多聊什麼,早早就切斷話題了。

隔天因為白天還有行程,所以楊孟霖直到晚上才到施柏宇家。

之前有過幾次在柏宇家住宿的經歷,他房間也有放幾件楊孟霖的衣服,所以楊孟霖只牽著歡歡的狗繩就到了家門口。

以防歡歡在一開門就衝進去,楊孟霖彎腰把歡歡抱到懷中,才按下門鈴。

「……你還真的帶歡歡來?」聽到門鈴聲,施柏宇雀躍地走到玄關開門,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友,而是擋在男友臉前面的狗。

「不是你說想見歡歡嗎?」楊孟霖的頭從歡歡旁邊探出來,一臉疑惑地問。

「你不是說那是你女兒嗎?」聽聞,施柏宇邊側過身讓楊孟霖進門邊笑著說。

「……丟給我爸顧也不好意思。」熟門熟路地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下,楊孟霖就放下歡歡讓她自己去探險了。

「吃過了嗎?」看出楊孟霖臉上的疲態,施柏宇走到廚房替他倒了一杯水。

「我比較想先睡覺……」楊孟霖癱在沙發上,擺明了他已經不想動。

「先去洗個澡吧,洗完再睡。」知道對方是一收工就回家帶上歡歡馬上過來,施柏宇體貼地沒再鬧他,而是走到浴室幫忙放熱水。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本來還能撐著不睡著的楊孟霖,在看到施柏宇後,一找到個舒適的地方坐下,眼皮就想闔起來了。

或許在他身邊,才能真正放鬆吧!

走進浴室再出來到客廳的施柏宇,看見男友那已經顯得昏昏沉沉的意識,還有已經在自己家探險完一圈,趴在楊孟霖腿上也快睡著的歡歡。

第一想法就是拿出自己的手機拍下這美好的畫面,然後偷偷把照片調糊到人狗都跟背景融為一體的程度,發到IG的限時動態,配字是「最愛💓」。

他想,楊孟霖之後偷偷窺屏超話又要罵他了吧!

「孟霖,起來洗澡。」帶著寵溺地笑坐到楊孟霖旁邊的位置,施柏宇撸了把歡歡,才開口。

「嗯……」有越睡越沉的趨勢的楊孟霖,只是微微地回應一聲,卻沒要醒來的樣子。

「不起來我就親你囉!」

「你這小屁孩,整天只想親。」聽聞,楊孟霖慢慢睜開眼,準確地看進小男友深邃又充滿愛意的眼神裡,最後還是自己害羞先別開視線起身。

施柏宇看著耳根子已經紅起來的楊孟霖的背影,偷笑了一聲後,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我還想幹你。」

滿意地看到楊孟霖頭也不回,僅是加快了腳步去房間拿了換洗衣物後,就躲進浴室。

「歡歡,妳說妳爸比怎麼這麼害羞啊?」從前腳抱起歡歡,強迫她與自己同視線,施柏宇裝著可愛的聲音問。
歡歡表示:都你害的,還在那邊問。

讀書讀到一個段落的施柏宇伸了個懶腰,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看時間想起自家男友進浴室有快一小時了,怎麼還沒出來。

「不會洗到睡著吧……」他擔心地走到浴室敲了敲門,「孟霖?」

「柏宇……」聽到楊孟霖這樣軟軟地喊自己的名字,彷彿心臟漏跳了一拍,但接著下來是更加瘋狂的跳動。

兩人交往到現在,雖然該親的都親過了,但卻始終還沒到最後一步,想像著男友裸著身體站在花灑下,水因為地心引力順著身體流下,男友修長好看的手搓揉出泡沫在身上遊走……

但更擔心對方安危的心思戰勝了邪念,其實是怕繼續想像下去會流鼻血的施柏宇馬上回應,「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我……忘記拿內褲了。」
「……」

發現外頭沒有回應的楊孟霖走到浴室門口,打開了一個門縫想觀察情況,沒打開還好,一打開就發現自家小男友留著鼻血呆站在那裡。

也顧不及自己是不是裸著下半身了,楊孟霖僅是穿著上衣就趕緊拉著還沒回過神來的施柏宇到臥室床上坐下,一手幫他捏著鼻梁的止血點,一手去拿衛生紙要擦血。

「突然流鼻血是怎樣?」楊孟霖邊替施柏宇處理,邊小聲咕噥。

此時的兩人一個人流著鼻血坐在床沿,一個人裸著下半身站在他身前,明明知道流鼻血該是捏著鼻梁低頭,以免血液倒流到喉嚨造成噁心感,但施柏宇怕一低頭就會和楊孟霖的下半身有視線接觸,愣是趕快抬頭狂盯著天花板。

「欸,抬頭幹嘛,頭低下來點。」

「那個……我自己來,你趕快去穿衣服。」邊接過楊孟霖手中擦血的衛生紙,施柏宇邊轉個身移開視線。

被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下半身隱隱吹過涼風,楊孟霖也沒多想趕緊穿上內褲及褲子,就又靠過來關心小男友。
「火氣太大嗎?」楊孟霖以為是最近天氣炎熱,想著可能是讀書壓力又大才導致。

「不是吧……」回想起剛剛的那些窘態,施柏宇現在只想找洞鑽,因為想像男友裸體而流鼻血什麼的,也太羞恥了吧!

「那不然呢?你是偷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嗎?」
「呃……」

本來就只是想調侃一下對方而已,但沒想到看到的是一副被說中想反駁,卻欲言又止的表情,又聯想到剛剛自己因為忘記拿要換的內褲而在浴室糾結這麼久,被男友發現。

「你腦袋都裝什麼啊!」楊孟霖也想找洞鑽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

本來還氣結對方那不純的想法,但轉念一想對方畢竟也是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有那些想像畫面也是正常的,又看到對方那猶如狗狗垂頭喪氣的委屈表情,楊孟霖瞬間氣就消了一半。

「等你考完……」瞥了眼施柏宇書桌上那成堆的參考書,想對方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準備期末考,也是因為自己還沒準備好面對,楊孟霖紅著臉說。

聽聞,施柏宇給予的回應就是像隻好久沒見到主人的大型犬一樣撲上去,熱烈地親吻著他,像是要掠奪他所有的空氣一樣。

一開始雖然有點被嚇到,但楊孟霖也漸漸開始回應小男友的親吻,雙手不自覺地摟上施柏宇,邊在他的後腦摩挲著,一邊享受著他那帶點侵略卻不失溫柔的吻。

在房間門口看到他兩個爸爸擁吻在一起,歡歡只有一種想法:果然我還是不該跟過來的。

-End-

本來就在前幾個小時看到有人上傳短片有講到這段,但是因為現場粉絲歡呼所以也沒聽太清楚,這下看到有媒體直接寫出來,腦袋整個爆炸了,現在心裡激動的不得了,我就想找人聊聊。

不管他們是不是兄弟愛,反正我是信他們在一起了😂

出處 噓星聞

【宇霖】那晚

・ooc有
・取名廢

總是在夢裡遇見你。

在夢裡,他們扮演著不同角色,唯一不變的是施柏宇一直追逐著楊孟霖身影的眼神。
是不是入戲太深,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想要楊孟霖的身影離開他的視線。就像那時,明明主持人問自己話,但回答時總不自覺回頭看他。
當初應該跟工作人員說好坐後面的,這樣看他就不用回頭了,也不至於這麼明顯,還被主持人講出來。

凌晨一點多,剛空降完粉絲群的施柏宇,在剛剛被粉絲鬧一波說弟弟抱怨自己都沒約打籃球後,不自覺點開了通訊軟體,按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自己設定為我的最愛的聯絡人。
畫面上的最後一次對話,已經是前幾個星期的事了,施柏宇沒有想太多,打好了訊息等回過神來,已經按了送出。

「打籃球,約嗎?」

幾乎是一瞬間,畫面就出現了已讀,施柏宇連忙跳回首頁。他不想讓對方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開著聊天頁面等著他的消息,又或許他怕太快看到被拒絕的回覆。
結果等了好久,握在手心的手機都沒有預料之中的震動,施柏宇又滑開解鎖畫面。
我被已讀了,他想。
最痛苦的不是被拒絕,而是沒有拒絕卻也沒有答應。
在床上翻了一小時,施柏宇拿起床頭的手機,又傳了一則訊息,此時已經是凌晨快三點了。

「我這是被弟弟無視了嗎?」

沒有回覆,沒有已讀,睡著了?
想了想,施柏宇發現楊孟霖也是一時半刻不會回訊息了,嘆了一口氣,把手機放回床頭,躺進最近總是重覆出現某人的夢裡。
今晚的夢,似乎有些駭人,施柏宇冒著冷汗不斷低喃著,在說些什麼也聽不清。
過沒幾秒,他被驚醒了,被夢裡那個遭到綁架的王振文給驚醒。
夢裡的弟弟額頭留著血,嘴裡不停喊著哥哥。旁邊的綁匪還在施暴,但弟弟也只是強忍著痛意,低聲地啜泣,沒有意料之中的嚎啕大哭,綁匪索然無味地坐到一旁抽起了菸。
他看見弟弟在掙扎中失去意識,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他就醒了。
被惡夢嚇跑了睡意,想著可能要頂著黑眼圈上早八的施柏宇,又拿過手機檢查一下看楊孟霖回覆了沒,明明也知道有訊息來會出現在通知欄,卻不死心地要點進通訊軟體翻開紀錄。

依舊是沒有已讀。

應該真的是睡了吧!施柏宇想。

「剛剛作惡夢了」
「夢到被綁架的王振文」

又傳了兩則訊息過去,施柏宇起身走向浴室,想去沖掉嚇出一身冷汗的黏膩,路上順手將手機放在了桌上。

等他沖完涼出來後,正好瞥見手機亮起的瞬間,熟悉的色調是通訊軟體傳來訊息的訊號,他邊擦著頭髮邊滑開手機。

「約啊,什麼時候有空」

「還好沒演那幕,包準你嚇哭」

看了眼手機右上角的時間,四點二十四分,這傢伙是有老人時鐘嗎?這麼早起床。

施柏宇邊在心裡吐槽對方回覆的時間點,邊輸入訊息。

「現在」

看向窗外已經有點微亮的天空,真的不用睡了。

「你是嚇傻啦,現在才幾點」

的確是傻了沒錯,但不是嚇傻的,是愛你愛到傻了。

「想早點見到你啊😘」

刻意加了個表符,讓這則訊息多了點玩笑成分,但只有施柏宇知道,他連表情符號上的動作都想實踐。

施柏宇一看到已讀文字顯示,馬上打了電話過去。

「老地方見哦,等你。」

不給對方回話的機會,就又掛掉了。

洗漱一下,換了套衣服,施柏宇就抱著籃球走在沒有人的街道,看著天空一點一點地變亮,嘴角的弧度也一點一點地上升。

又可以見到他了。

-End-

【御泽】纯情

•短篇注意
•繁体注意
•手机排版注意
•我是刚入钻A坑的沙希 请多指教

----------以下正文----------

純情,這個詞用在御幸身上,認識他的人大概無一例外都會給個大叉叉。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御幸在教室的座位剛好是窗邊,只要一轉頭,便能看到操場活動著的學生們。
初春的微風吹得很愜意,御幸看著黑板上寫了一長串的英文,認真地盯了幾秒後果斷放棄,沒心什麼都看不進去。
這時候傳來了令他感到熟悉的聲音,他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原來是澤村他們班級正在操場上體育課。
即使是不擅長的足球,澤村依舊是衝第一個,然後在場上大吼大叫,當然也引來了班上同學的一陣噓聲,他就是這樣能引人目光的存在。
御幸就這樣,課堂上的大半時間都花在追逐澤村活潑的身影上,就連被台上的高島禮點到起來回答問題時,他都沒有回神。
坐在後頭的倉持和班上同學一樣,疑惑地將視線轉向那個失神的少年,看見的是對方用著幸福洋溢地眼神望著窗外。
倉持在心裡對御幸翻了個白眼後,才提醒他台上的高島禮已經黑著臉看著他的事。
御幸後知後覺地急忙起立之後,一臉茫然地看著高島禮。
「御幸,A change of pace. 」
「啊?」
「翻譯。」
「……有別於常態。」認真地去思考完高島禮出的題目之後,御幸才意識到自己的糗態,就如同他自己講的那樣,有別於常態。
「上課專心點,坐下。」高島禮推了推眼鏡說。
御幸依言坐下後,先是裝作認真聽課的模樣盯著黑板,但操場傳來的他絕對不會認錯的聲音卻不絕於耳,即使不看著他的身影,卻也被他的聲音給吸引。
這或許就是……愛吧!
思及此,御幸嘴角不知不覺地勾起了淺淺的笑,耳後根卻像背叛他似地紅了起來。
從發現御幸恍神的那剎那,倉持不用想也知道原因是什麼,他也瞥了眼在操場活動的棒球笨蛋,決定幫他後輩拍下他前輩純情的一面。
當然,這只是美其名罷了,實際上就只是倉持的小小惡趣味。
至於後來,倉持在和澤村分享照片時,被御幸發現的事,這都是後話了。

Fin.

【全职/伞修】忘了拿内裤

*伞哥没死 私设

*《忘了拿内裤》系列  伞修篇

* @ash 点文

*好像没有甜文的感觉,我只觉得逗逼

帮助战队步入轨道后,叶修和苏沐秋就算是正式退役了,只是偶尔还是在荣耀线上,引起一票玩家的波澜。

『叶修你大爷的不是说退役吗?』叶修和苏沐秋带着兴欣公会的众人来跟蓝溪阁的抢野图Boss,领头的蓝河看见苗头不对,下一瞬间就瞧见了顶著君莫笑三个字的角色出现。

『小蓝啊!你真不了解哥,谁说退役了不能来玩荣耀的?』叶修一贯的嘲讽语气。

『连秋木苏也来!你们都开大号是怎样啦!』看到站在后头至高点的秋木苏不停对Boss刷著仇恨,企图弥补后到的劣势。

『来虐你们啰!』看Boss进入红血状态,叶修不再跟蓝河斗嘴,随后也加入了战场。

「好了叶修,打完该睡觉了,去洗澡。」人说年过三十身体开始走下坡,前阵子叶修还因为熬夜打荣耀隔天发烧,和叶修同房兼恋人的苏沐秋为了替叶修著想,看着墙上挂着即将迈向十点的时钟,率先将电脑关机后,催促著叶修也赶紧结束。

「是是是。」叶修听话地将电脑关机,拿过换洗衣物迈向浴室,虽说他是很爱荣耀没错,但是不代表他会为了荣耀而让恋人担心。

目送叶修到浴室,听到流水声之后,苏沐秋才放心地躺在床的一边,拿手机滑著微博。

滑了有阵子之后,苏沐秋发现浴室早已没有了流水声,但是却迟迟等不到叶修出现,有鉴於前阵子叶修的前科,苏沐秋担心他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赶紧丟下手机奔向浴室。

「叶修!叶修!你没事吧?」苏沐秋紧张地边敲着门边喊。

「欸,哥没事不用担心,只是……」听到苏沐秋这么着急的语气,在里头的叶修赶紧回应。

「只是什么?」

「只是哥忘记拿内裤了。」

Fin.

【全职/刘卢】2015刘小别生贺 r/1/8

•《忘了拿内裤》系列  刘卢篇

•愈来愈大的脑洞,忘了拿内裤大概变成藉口了这样 ╮(╯▽╰)╭

•ooc*3

•私设有

•r/1/8有 慎

•欢迎抓蟲

•刘小別生日快乐唷!!可爱的小卢送给你!!

•拜托别被屏蔽( TДT)

-------------------0912

这天,蓝雨客场对战微草,不管两边的成绩好坏,都顺理成章的成了刘小別的庆生会。

庆生会上,因为下星期还有比赛,所以大家也没到玩脱了的程度,只是卢瀚文在一旁边喝着果汁边和喻文州吵著要去刘小別家住一晚,让喻文州很是困扰。

虽说蓝雨订的是隔天下午的班机,去住一晚是不耽误,但是考虑到刘小別还要分神照顾卢瀚文,会打扰到对方休息,就觉得有些不妥,说到底对方也还是別的战队的。

「小卢啊,你要让小別前辈休息啊。」

「小卢我跟你说,这时的欢乐只是一时的我们大蓝雨就是要共进退要一起行动,不能背离组织聽懂了没,所以你应该要跟我们回饭店好好睡觉,不能去微草那边打扰他就算刘小別在个人赛输你我们也不用去人家家裡特地去笑他,我们要当个有肚量的人啊知道吗……」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人一边,劝著卢瀚文,但卢瀚文只想跟黄少天说,他其实没有要去取笑刘小別前辈的意思。

「喻队,没关系的,小卢他想来就来吧!」刘小別在一旁聽不下去黄少天那言论,马上选择打断立即插话,他边揉了揉卢瀚文的头,丝毫不在意会弄乱他的头发。

「队长拜託啦!!!」卢瀚文用著楚楚可怜的表情对喻文州撒娇。

当事人都已经发言了,再拒绝卢瀚文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其实喻文州本来就没想极力反对到底,从卢瀚文一直找刘小別开始,他就发现自家队员对对方的感情了,他更察觉对方也是以同样的情愫在回应著卢瀚文,这是一个要顾著自家小孩的贞操又怕阻碍双方恋情发展的喻文州。

「……好吧!小卢就麻烦你了。」喻文州妥协后说,又转头对卢瀚文叮咛几句。

****

「欸小鬼,先去洗澡。」刘小別把一到家就想往床上扑的卢瀚文踢到浴室,他不喜欢还没洗过澡的人爬上他的床,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那小別前辈你先洗好了,我要先去看电视!」瞄了一眼掛在墙上的时钟,卢瀚文发现自己有在关注的节目首播快开始了,平常都是看隔天白天的重播,索性便自动自发的坐上客厅的沙发拿了遥控器就打开了电视。

「我好了换你喔!不要再拖了,已经很晚了。」刘小別说。

打完比赛其实就已经不早了,加上他们又相约一起去庆生,搞得时间更晚了,都已经超过十二点了。

卢瀚文没有回答,已经沈浸在电视的节目气氛当中。

果然还是小孩啊!刘小別想。

等刘小別洗好出来,发现的就是放著电视自己演自己的,然后倒在沙发上熟睡的少年了。

刘小別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再想到对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身心都还在发育,更何况平时在蓝雨,喻文州应该有要求过卢瀚文的生活作息,这时间平常应该在睡觉了,撑不住也是正常的。

他慢慢地走向卢瀚文旁边的位置,轻手轻脚地坐下,生怕会吵醒卢瀚文,刘小別伸出手拨了拨卢瀚文额前的碎发,眼里是说不清的宠溺。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认真,他更没想到对方竟会是一个年纪比他小的男生,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看著眼前的小鬼当初出道时的纯真,到现在国中都毕业了,高中也已经要迈入最後一年,是快成年了的年纪了,但他的那份纯真却还依旧保持著,或许这就是他吸引著刘小別的原因也说不定。

因为,当看著脸上漾著笑容的他时,心裡总会有种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让自己原本阴霾的心情也跟著好起来。

「……小別前辈?」悠悠转醒的卢瀚文发觉了头上的另一种温度,伸手握著了刘小別的手。

「小鬼,想睡就洗快点。」回握卢瀚文的手,刘小別轻松地捏了捏他的脸颊,柔声说道。

「好。」卢瀚文撑起身体,快速地在刘小別脸上留下一吻,便马上溜进浴室,丟下了脸渐渐发烫的刘小別。

****

刘小別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百般无聊地刷著微博,突然传来了QQ的提示音,他点开讯息发现是喻文州。

•索克萨尔:给你添麻烦了,小卢就讬你照顾一下。还有,小卢他还没成年,所以……你知道的

•飞刀剑:喻队,我知道,你放心吧!

•索克萨尔:那就麻烦你了,早点睡晚安

•飞刀剑:晚安

回完喻文州后,卢瀚文刚好走进房间,只是却有些异样,而这异样让刘小別目瞪口呆,呆到不能再呆了。

才刚被喻文州提醒过,还不能对未成年的小卢出手,本人就已经光着下半身出现在自己面前了,而且神情还泰然自若完全没有一点害羞的感觉。

此时的刘小別心裡是崩溃的。

「小鬼,内裤去穿好,会感冒的。」刘小別佯装镇定的样子。

「没关系啦!」卢瀚文完全忽视刘小別显得有些窘迫的表情,急急忙忙地就爬上床怀住刘小別的腰。

「……幹嘛不穿内裤?感冒我怎么跟你们喻队交代?」刘小別努力忍下冲动,美食当前不能吃是煎熬,但是他可以的,他相信自己……应该吧!

「就忘记拿了,反正天气这么热,不会感冒啦!」卢瀚文天真地回答问题,似乎是没发觉自己这样子有哪裡不妥。

「不行,去穿上。」

「……」卢瀚文闻言后并没有马上动作,而是盯着刘小別一阵猛看。

蓦然,卢瀚文一把抓过刘小別的手搭上自己的下/身,然后扭动着腰肢磨蹭著刘小別保养得宜的手。

卢瀚文一脸满足的表情,直接蹭上刘小別身上,嘴里更是止不住的呻/吟。让刘小別差点把持不住,想直接压倒卢瀚文,要不是还惦记着喻文州的叮咛,或许他就不会顾虑这么多了。

没有人有办法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诱/惑自己还坐怀不乱,刘小別用著他仅存的理智控制著行动,但理智线却有快断掉的感觉。

「……小鬼,別点火啊!」

「小別前辈……帮我一下就好了。」

「……你!」

互相摸摸似乎不在喻文州所说的范畴里,更何况这只是单纯解决男人的生理状况,想通过后的刘小別没再纠结,从善如流地伸出手爱/抚著卢瀚文的勃/发,刺激著顶端的铃/口,也拉过卢瀚文的手摸上自己的小小別。

「小別前辈……我喜欢你!」

「我知道,小鬼,我也是。」

Fin.

【全职/昊翔】那一天被拐骗的翔翔

•前文请看【全职/昊翔】关于没头脑

•ooc*3

•欢迎抓虫

•求评论嗷嗷——

•有点没写出我要的感觉,心里憋着(╥_╥)

•大家出门要小心,不要像翔翔一样乱了手脚(#


------------------------


在某一年的夏休期,唐昊邀请孙翔到N市玩,不过这只是名目上,实质上是唐昊想趁这段期间,向暗恋已久的对象告白。

然而行程都还没开始,却发生了令人意外的插曲。

 
  

「不好意思。」在机场,一名神情紧张的女性无声地靠近了孙翔的背后,她轻轻地点了点他的背说。

「嗯?」孙翔一脸疑惑地转过头,看见一位陌生女子,个子不高,头发有点乱,感觉不像是旅客,「有事吗?」

「那、那个……唐昊为了救我…被抓了!」似乎是因为刚刚死里逃生,女子显得有些惊魂未定,讲话结结巴巴的。

「什么?」像是没聽清楚又像是不相信女子的话,孙翔的表情愈来愈茫然。

「快点,不然他会被杀了!」女子拉著孙翔的手欲往外走去,力道大得不像话。

「被杀……?」聽见关键字而脑袋当机的孙翔就这样被矮他二十公分的女子给拉著走,完全毫无反应。

脑内无法理出思绪的孙翔,全然没想到先打电话确认唐昊的安危,而是全盘相信一位陌生女子的话。

因为机场吵杂的缘故,女子口里说的,他其实也没聽得很清楚,只是隐约聽见了唐昊的名字和杀字,他便慌了手脚。

手足无措的他体认到自己在这时候根本无法做出什么,心裡头一直有种奇异的感觉占据著,让他胸口发闷。

直到他闻见了那熟悉的味道,他才发觉胸口的闷痛感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那是唐昊的味道。

其实就在女子找上孙翔没多久,唐昊就看见孙翔了,只是发现身旁还有一名女子,想说应该是粉丝之类的,便先在一旁等着,但是直到孙翔一脸惊恐的表情被女子拉走之后,唐昊才发觉不对劲。

这才突然想起了最近的新闻。

『最近在N市猖獗的诈骗集团,利用他人名义拐骗被害者,进而勒索现金,手段残暴不堪……』

孙翔那傻逼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新闻上的被害者虽然都没死,但也都受了不少严重的伤,唐昊就心生恐惧,如果孙翔被……

他不敢再细想下去,他无法想像平常即使咧嘴与他互呛仍带给自己欢笑的孙翔浑身是伤的样子,更无法想像自己喜欢的人被人伤害的模样。

唐昊急忙追了上去,在孙翔差点要踏上一台可疑的车辆之前,把他拉了下来,挡在身后。

「孙翔,你应该还没蠢到上陌生人的车吧!」唐昊喘著气,眼神紧盯着前方警戒著。

「唐昊!」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过去,孙翔才发现自己刚刚心心唸唸的人在眼前,「……原来你没事!」尔后紧紧的抱住对方。

「……臥槽,正主来了,快溜。」女子一见苗头不对,马上上车叫同夥趕紧开车离开现场。

「喂!不要逃!」没漏聽到对方的话,这使得唐昊更加确信拐走孙翔的是最近出现在新闻上的那个诈骗集团,连忙记下车牌号码打电话联络警方。

 
  

因为孙翔的班机是中午的,因此两人在警局做完笔录回到唐昊家时,已经是晚上了。

两人想说见面一起先去吃顿饭,然而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让他们从中午到晚上就一直是空腹状态,搞到最後连诈骗集团也没了踪影。

「孙翔,你要吃什么?算了,还是吃泡麵好了,饿死了。」唐昊走进厨房看了下冰箱,这才发现自己就算会煮也没食材,所幸家裡还囤了一些泡麵。

「你妹啊,那你问个毛啊!唐日天。」原本以为可以点菜顿时变成了廉价的泡麵,让孙翔很是不能接受。

「只剩泡麵可以吃,不然你自己出去买。」唐昊边打理著两人穷酸的晚餐边说。

「哼。」难得没有炸毛地跟唐昊来个真人PK,孙翔只是冷哼了一声。

「哈,不会是今天被吓傻了吧!」唐昊看似嘲讽的语气但实则上却隐含着满满的关心。

「谁跟你吓傻啦!傻逼。」孙翔转而背对唐昊。

「欸,那女的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你那么紧张?」边加入调味包,唐昊边问。

他很想知道,那个对孙翔来说很重要的人是谁?如果是家人那就算了,毕竟那是应该的。可如果是情人,那……

「……」因为唐昊的问话而再次想起的孙翔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他庆幸自己现在是背对唐昊的状态,不然被看见不免又要被调侃一番。

然而孙翔不知道的是,他连耳根子也泛红了,就算有些微碎发挡着,但仍没逃过唐昊的双眼。

——……臥槽,正主来了,快溜。

这时,那名拐骗孙翔的女子最後落下的话蓦然回荡於唐昊的脑海,「正主」二字更是直接冲击著唐昊。

这么说……

突然想通的唐昊豁然开朗,也不继续追问,只是嘴角的角度又更上扬了些,止不住的笑容表现在脸上,让孙翔回过头看到他那张笑脸时,只感觉毛毛的。

他们仍未知道,绑在两人之间的红线正以无法想像的速度缩短中。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就算逃过了今天差点被拐走的事件,但他始终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被眼前这人骗走。

 
  

「……唐糕,你笑的好噁薰喔!」接过唐昊递过来的泡麵,孙翔拿过一边的筷子先吃了一口。

「吃饭不要讲话。」唐昊说。

「我们是在吃麵,傻逼。」孙翔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纠正唐昊。

「你才傻逼,那才不是重点。」已经习惯孙翔这种抓不到他人重点的言论,唐昊说。

「你妹,等一下来PK啊!看谁傻逼!」吞下口中的面,孙翔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看著唐昊。

「来啊!傻•逼。」刻意加重最後二字,唐昊说。


Fin.

 

【全职/叶乔】那些年你教会我的

•2033年火影35週年(没算错的话

•小区寝室私设

•欢迎抓Bug

•取名无能啊!!!

•我只是想写叶乔,然而我话太多了,叶乔的地方只有一点点(╥﹏╥)


--------------------


「前辈,你说的那个训练我做完了。」

此时,乔一帆正好把自己当初拿到的那份功课完成了,想请示大神下一步该做什么。

这段时间,正是选手个人的训练时间,叶修基本上就在一开始晃过一圈,看看大家的情况如何之后,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指挥着马甲号,跟著伍晨开始在练级区找野图Boss,要知道今天可是Boss刷新的日子。

「喔小乔啊,做完啦?嗯……那接下来练这个。」聽见是乔一帆的声音,叶修也没什么移开视线。

聽著叶修在键盘上来回的声音,时快时慢,乔一帆发现自己盯着叶修的手竟然盯到入迷了,连忙把视线给移到萤幕上头,看著在叶修操纵下做出动作的神说要有光。

「这个不是忍者的招式吗?」乔一帆疑惑地问。

神说要有光做的赫然是忍者的招式之一,结印。

在手速快的玩家操作下,结印可以玩得很高端,在人还没看清楚你结的是什么印时,就可以完成招式,先发制人。

「嗯,你看这个喔……火遁,豪火球之术!」随着叶修的话语,也来到最後一个印,接着就看见神说要有光从嘴里吐出一团火球,直往前方。

「……这个是?」看著神说要有光做出系统根本没有的招式,乔一帆更是一头雾水。

「喔我知道,是火影忍者的那个。」这时包子突然出声。

「喔?包子,你看过?」叶修问。

刚刚叶修讲话时也没怎么放低音量,只是大家都带着耳机才隔绝掉了一点声音。

包子是坐得比较近,而且有看到叶修萤幕中的画面,这才有反应。

「看过啊!荣耀原来有这个招式吗?」这时的包子已经凑过来旁边,「还有別招吗?还有別招吗?」

「嗯?我看看。」

叶修将荣耀转换成视窗模式,点开了刚刚缩小到开始列的视窗,网页上头写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都是火影忍者当中发动忍术前,所需要用到的结印,文字旁边还有附图解。

这和荣耀当中,忍者这职业的结印有异曲同工之妙。

「老大,快试试!」包子嚷嚷著。

「急着呢,我这不是在用了吗?」叶修说。

神说要有光将最後一掌拍到了地上,地表从掌中心开始向外延伸阵法,之后便有许多召唤兽自阵法的圆周出现。

这便是火影忍者当中的通灵之术,只是召唤出来的依然是荣耀当中的召唤兽就是了。

「哦哦,我也要试试看!」看到神说要有光又成功使出一项火影忍者的忍术,包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坐回座位后,包子双手覆上键盘,结果就这样定格了五秒,才回过神来转头问他家老大,「老大,要怎么弄?」

敢情他刚刚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传网页的链接给你。」叶修也是被他这问题搞得一愣一愣的。

「哦哦有了有了。」点开链接,包子从网页当中挑了个中意的招式出来尝试。

「一帆,要不要试试?」叶修问。

「这也要练吗?」乔一帆惊讶地说。

结印基本上就忍者这个职业可以使用,但这些火影忍者的招式是以操作角色手部动作,做出相对应的结印,操作难度上

又是更上一层楼。

毕竟要连每根手指也要做到定位的动作,想必操作上也绝非如此简单。

「不要在那边乱教,你这没下限的。」看乔一帆差点认真了,陈果及时出手阻止,巴了前职业圈大神的后脑一下。

早先刷过荣耀官网页面的陈果知道,这些火影忍者的结印招式,是今天悄悄更新的一样技能。

是为了庆祝火影忍者在今年迈入了35週年,可见设计者大概也是火影粉之一。

火影忍者这么经典的动漫,不好好搭一下宣传的顺风车那可不行,许多知名出版社也打出活动,只要购买火影忍者相关产品,即免费赠送荣耀奖励虚宝。

荣耀游戏公司和出版社合作,可谓前所未有啊!

不过官方也在最後表示,游戏当中的招式,虽然不限忍者这职业使用,但纯属画面效果,没有实质伤害。

那对玩家而言,也就是秀秀微操的招式罢了。

「可以试试,或许比赛时派得上用场。」叶修忽略刚被巴头的经验,继续说,「其实也不难,就跟忍者职业的结印是一样的。」

「嗯。」乔一帆点了点头。

「啊对了一帆,开马甲号来十一区吧!等会儿一起抢野图Boss。」想了想,叶修又抬头对走向自己位置的乔一帆。

乔一帆聽见后也点头示意表示瞭解,便去隔壁找了伍晨拿马甲号的帐号卡。


自乔一帆成年,和叶修确定恋人关系后,小区的寝室位置也随之改变,本来和安文逸同房的乔一帆与魏琛交换了位置。

因此两人的恋情在兴欣根本不是秘密,但这也苦了在隔壁房的其餘两人了。

那两人表示,再厚的墙也无法阻挡粉红色泡泡飘过来了。

每间房间又配备了一台电脑,所以当叶修盥洗完,进到房间的时候就看见自家恋人窝在电脑桌前,萤幕上则显示早上叶修开的那个火影忍者结印的网页。

「一帆,还不睡啊?」叶修摸了摸乔一帆的头,丝毫没有把对方头发弄乱的感觉。

「在等你。」乔一帆把在自己头上作乱的手抓下来,握在手心,或许是因为叶修刚洗好的关系,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那睡了吧!反正那些也用不到,要看明天再看。」拉著乔一帆的手往床边走,叶修狡黠的笑。

——因为是自己说的,所以才这么认真练啊!

「嗯。」从善如流的关机,乔一帆任由对方拉住自己,然而脑里还是想著那些结印的顺序。

——因为是你说的,所以我想努力做到最好。

虽然两人各怀心意,但是不变的是那同样为对方著想的心,已经萌芽的爱情在未来会成长茁壮。

而两人也还未知道,这些结印在未来兴欣冲击季后赛时,救了战队,又再一次夺得冠军。

真是可喜可贺。


Fin.


【全职/昊翔】关于没头脑

•ooc有

•欢迎抓Bug

•我是粉不是黑,翔翔别生气!!!

•看热度我再看要不要写别的(。

•要开学了感觉好虐( TДT)

-----------------

众所皆知,全联盟最单纯的人,不是年纪最小的卢瀚文,而是轮回的孙翔,这是连所有粉丝都有目共睹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看他在场上的表现就知道,不论是在嘉世时急于表现的自己,还是在轮回骁勇善战的他,无一不都透露著他那纯真的一面啊!不是吗?

好吧!其实不是这样的,是他很容易就被拐走了。

而拐他的人,那还仅限於唐昊才行,连诈骗集团甜言蜜语的想来骗他钱都会被识破,而唐昊却能轻易就骗走我们纯真的翔翔的心。

唐昊偷心大盗表示,我从未看过这么纯真的心灵,不偷对不起他家祖宗啊!

那在看我们的不高兴怎么追没头脑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各位职业大神们对孙翔(这么没头脑)的看法。

「哥真替一叶之秋感到担忧,不会那天就被骗走了吧!」叶修叼著烟,一脸嘲讽的说。

「生日送他一箱六个核桃好了,灵芝太贵了,再附赠不高兴一隻。」方锐睁著他那真诚的双眼说。

「只要有爱就什么都没问题了,昊翔大好。」苏沐橙委婉地笑了笑。

「比小卢还纯真。^_^」喻文州笑得深不可测。

「灵芝都救不了他了,再多的六个核桃也没救了吧!聽说上次孙翔他还差点被诈骗集团骗说唐昊被绑架,真不懂那诈骗集团怎么想的,怎么会用这种方法呢?你说对不对对不对?要不是当时唐昊人就在旁边,没头脑不就被骗了……」这人不用说就知道是谁了。

「呵呵o_0」王杰希用他的大小眼表示,没头脑如果救得回来,那先救他的大小眼吧!

「哼,都是霸图的敌人。」韩文清一如既往的钱包脸。

「不论场下的他是如何,场上的防範也不会鬆懈。」推了推眼镜,张新杰正经八百地说。

「哈哈哈哈,就没头脑啊还能说什么。」没形象的笑开怀的张佳乐。

「是个很厉害的后辈,至於性格上吗……咳!只能说,青菜鱼肉各有所好了。」林敬言表示除了曾经身为唐三打的使用者,不想跟唐昊再有任何的关系。

「替姓孙的感到悲哀。」孙哲平替孙子感到蒙羞。

「沐沐说得对,基友能容忍你的所有缺点就够了。」楚云秀不言而喻的笑。

「……没救。」联盟第一人表示,无法再更好了。

「队长的意思是说,六个核桃也救不了了。但我觉得唐昊应该可以。」周语十级的九点水则觉得,唐昊应该可以多少挽救一下。

至於不高兴是怎么看待没头脑的呢?

根据本人说法,因为没头脑每次都恼羞成怒找他真人PK,PKPK就PK出感情了,觉得这样蠢蠢地好像也挺可爱的,只是每次都弄得他很不高兴,所以不高兴罢了。

毕竟蠢过头也是种罪呢!

Fin.

【全职/伞修】2015七夕贺文

•墨镜请準备好谢谢。

•傻白甜无虐请放心,我不虐伞哥的

•ooc*3

•私设有

•七夕狗眼瞎快乐XD

----------

这天,所有的职业选手不是在进行训练,而是泡在网游当中。

而且並不是开小号,而是开自己的大号在荣耀大陆上驰骋。

因为这天是个很特別的日子,荣耀身为国产游戏,当然也就会配合著国家的节日进行各种活动,尤其以传统节日最为盛大。

七夕情人节,便是其中之一。

这次活动内容其实跟以往大同小异,但为了提前为明年的等级上限更新做準备,所以从今年的七夕到来年的七夕,这之间的活动奖励都会有比以往还要多倍的技能点,有可能一本技能书就是一百点,这是以前都没有的。

偏偏技能书又是绑定角色不能转售的。

索性大家就只能自己操纵著帐号角色来完成七夕的特別任务了。

不过有点虐的是,因为是七夕的特別任务,所以官方特別将评选为荣耀大陆十大情侣约会地点的地图做为这次特別任务的主要场地。

任务内容每个人都不同,所以为公平起见,这次的活动没有排名之分,也就没有发生各大公会风风火火追着君莫笑跑的这一种景色了。

这种时候还要追着君莫笑跑,那大概要开始怀疑这些公会会长的性向了,当然女性粉丝那就另当別论了。

至於任务内容有上百种,有跟情侣接吻、情侣公主抱跑活动场地一圈、情侣blablabla……

(原谅我掰不出来( TДT)我也还没脱团我不知道┻━┻ ︵ヽ(`Д´)ノ︵ ┻━┻)

总之清单内一堆的情侣字眼,看了就已经让所有未脱团的职业选手们先一步戴上墨镜,硬是撑起了身为职业选手的强大心理素质,自动屏蔽掉任务场地那些三三两两的情侣放闪。

除了已经脱团的叶修和苏沐秋——他们自己放闪就够了。

兴欣众表示,戴墨镜也无法阻挡他们散发的闪光了。

屏幕中的君莫笑和秋木苏在冰霜森林的某个角落,天空泛著点点雪花,君莫笑的千机伞扛在肩上,角度刚好可以挡雪。

此时君莫笑的视角里,是放大的秋木苏的脸,而坐在叶修旁边的苏沐秋也与画面同步的做出相同的动作——与恋人亲吻。

「再秀啊!这是秀哪招的!」我们兴欣的猥琐组其餘两人共同发出怒吼。

得到的回应是,苏沐秋享受过叶修柔软的双唇后的灿烂笑容和叶修依旧嘲讽的微笑。

「老魏,我们还是去网吧那儿吧!我在这儿待不下去了。」方锐一边把闪到碎裂的墨镜拿下再换上一副新的,往兴欣网吧走去。

「包子,走啦!別打扰你老大恩爱。」魏琛表示只需要离开现场,不需要墨镜,外面再闪也没他们这样闪的。

「什么?大嫂来了吗?」包子一脸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跟著魏琛走。

「前辈们,喝水,我也不打扰了。」乔一帆帮队里两位大神又添了茶水后,也就笑笑的走了。

「呵呵,哥你跟叶修哥好好玩啊!我也去网吧那了。」苏沐橙掩著嘴笑,表示哥和叶修幸福就好。

然而我们的荣耀女神刚刚偷偷把两人接吻的画面给拍下来,传到全联盟职业选手的QQ群了。

还没归队的罗辑和安文逸则表示,平常就这样了,已经不能更好了。

「阿修,只剩我们了耶!」苏沐秋的左手慢慢的往叶修的腿根处,嘴在叶修的耳边慢慢呼出热气。

「等、等任务……完了…再说。」忍著耳边搔癢的感觉,还有身下那渐渐集中的热流,叶修边维持著手中的操作边说。

「任务做完都什么时候了。」苏沐秋一把抓过叶修往房间走去,把他压在墙边侵略性的吻上去。

之后,他们幹了个爽。

然后,因为苏沐橙传的图片而造成轰炸的QQ群叶修果断屏蔽了。

至於,新赛季之后,大家发现君莫笑和秋木苏的技能点似乎和其他角色有点落差,这又是后话了。

-End-